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艺博客

股市专栏

 
 
 

日志

 
 

索罗斯简历及其信奉的经济哲学特点  

2007-09-09 12:15:11|  分类: 投资理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乔治索罗斯

1930年出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

1947年他移居到英国,并在伦敦经济学院毕业。

1956年去美国,在美国通过他建立和管理的国际投资资金积累了大量财产。

1979年索罗斯在纽约建立了他的第一个基金会,开放社会基金。

1984年他在匈牙利建立了第一个东欧基金会。

1987年建立了苏联索罗斯基金会。

现在他为基金会网络提供资金,这个网络在31个国家中运作,遍及中欧和东欧,前苏联和中部欧亚大陆,以及南非,海地,危地马拉和美国。这些基金会致力于建设和维持开放社会的基础结构和公共设施。索罗斯也建立了其它较重要的机构,如中部欧州大学和国际科学基金会。

1995年波伦亚大学(意大利)将最高荣誉——Laurea Honoris Causa授予索罗斯先生,以表彰他为促进世界各地的开放社会所做的努力。此外,索罗斯还曾获得社会研究新学院、牛津大学、布达佩斯经济大学和耶鲁大学的名誉博士学位。

 

索罗斯信奉的经济哲学特点

一、 不稳定性

经济理论创立了一个理想世界,即参与者的偏好与机会成本相互独立,价格由这两因素作用而达到某一均衡。但是在现实社会,金融市场价格在形成参与者的偏好与机会成本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这种本能的相互作用使金融市场存在固有的不稳定性,自由放任主义否认金融市场本身存在不稳定性,并反对任何形式的政府干预。

       
不稳定性已大大超出了金融市场的范围,它影响着人们行为导向的价值观。在经济理论诞生以前,人们由一系列道德行为规范所诱导,这些道德行为规范已根植于传统、宗教与文化之中。但市场价值观,带来冲突与对抗,有凌驾于传统价格观之势。广告、市场营销、以至包装都将影响人们的偏好已为常见。随市场机制不断扩张影响势力,人们仍将在原有价值体系上行为的神话,将越来越难以维持。

      
开放社会受到基础价值观不足的负面影响,并随机动性与我们开放社会的全球化的提高而进一步恶化。当人们正式生根于他们的的社会,他们必须注意到社会对他们的看法;但是当他们能轻易地迁离时,他们仅仅关注其自己。在全球的文化、宗教与习俗有如此之多的差别,要建立一个共同的基础也就相当困难。放任自由理念,承继了自利的行为导向原则,忽视了市场倾向中普遍存在的不稳定性。

B
:社会公平

      
自由放任主义视供给与需求状况为已给定的,并视政府干预为最大邪恶,也就极力反对收入的再分配。我可以同意那种对财富的再分配进行的所有尝试并不是完全有效率的,但是并不认为任何一点尝试都不去作。财富通过自身的机制进行集中,如何没有某种机制进行再分配,不公平将变得不可忍受。将财富集中与适者生存相匹配的观点,否认了通过继承而获取财富的事实。

      
适者生存作为现代文明社会的一种行动导向原则,在某些方面是有错误的,它建立在过时了的进化理论之上,正如经济学的均衡论建立在牛顿物理学之上一样。导致物种的变化是变异,变异的发生有着多种极为复杂的方式,而物种与其生存环境及其他物种之间相互影响,这是一种双向反馈机制。

C
:国际关系

      
在国际关系中,自由主义同样视适者生存为一种最适宜的导向原则,反对在国际合作中由政府干预经济活动。在国际关系中被视为最为强大资源的政府从经济活动中退出,是一个极大的嘲弄。自由主义的观点相一致的还有其他一些伪科学、地缘政治学,它们主张国家没有原则,仅有利益,且这种利益由所具基础(如地理位置)来决定。这种宿命论是十九世纪科学法的残余。

D
:开放社会的可畏障碍 

       
开放社会是建立在我们对世界的认识是不完全的基础之上,而这种不完全是可以改善的。在开放社会,科学技术的进步、社会与政治安排的改进、文化与生活质量的提高的发展前景是无限的,但是在建立作为一种组织原则的开放社会上却存在极大的障碍。

      
首先,开放社会的概念表面上是自相矛盾,如果终极的真理具有不可获性,我们又如何可以将一种谬误视为一种真理呢?而对真理的需求也仅是因为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是不完全的,如果我们拥有完全的信息,信仰就变得并不必需。信念应服务于我们的生活,而不是要迫使我们去遵守这一系列的规则,如果我们认识到,信念而不是终极真理只会压制我们的选择,我们就更可能忍受其他信念并以我们的经验而进行修正。大部分人倾于证实他们信念是终极真理,事实上这种证实通常服务于他们自身的判别,由我们自身的失误而得出的信念苍白无力。这是一个老于世故的概念,比仅仅的纯理论更难以奏效,比如我的国家(或家庭或我自己的兴趣)的对与错。如果我们的过失是如此不容置疑,缘何仍具有感召力?仅仅能由此产生结论,而最好的判别是成功,事实上,开放社会较封闭社会可能导致更为繁荣、更富革新精神、更令人振奋。但是成功并不是建立一种信念的基础,因为成功并不能认为一定是正确无误的一样。开放社会中,对成功的崇拜已成为一种不稳定因素,因为它决定我们的正误观,这在当今开放社会已经发生。以先取得成功作为判别正确与错误,是一种极大的危害,特别是以金钱为准,更为甚者认为只要失去了金钱,一切皆已远去。

      
但是,这并未所有问题。即使开放社会的概念被普遍接受,但也不致于能有效地保证它得以奏效,开放社会仅仅提供了一套框架,该框架中可以融合各种社会与政治事件的观点,并没有对这些事件提供某种固定的结论。如果某种固定的观点得以提出,这就不可能是一种开放社会。这意味着,在开放社会中人们考虑除自己的信念,也将包融其他人的信念。由开放社会取出的,仅在封闭社会才存在。

      
另一困难是,采纳开放社会作为一种目标,通常的最好达到途径是间接,这就是我的基金会正做的事情:鼓励发展教育、文化与多媒体、文明社会、经济改革等等,这在开放社会也并未普及。具有冲突的观点与兴趣碰撞出无准备的结果,而不是精心设计下的产出,社会在此时将可能变得更为开放。如果给出最为一般的惯例,以允许具有冲突性观点与利益的人们能共处于同一环境,这种冲突性的观点与兴趣才将产生出一个开放的社会。在成熟的民主政治体系,这类惯例是固定存在的,但在我们全球的开放社会中,他们却是欠发展的和不充分的。

      
在目前,我们从全球开放社会中受益,但我们也缺乏必需的规则体系使其得到保护。国际社会在处理苏联崩溃中出现的某些新的问题,显得无能为力。在我的基金的主要活动地区,我可以觉察到关闭的趋势。随冲突的升级,欧洲联盟将转向闭关自守,美国将独立无援。

      
目前我未有准备着手解决这些危机,而仅试图说明这一难点。我谴责盛行的自由放任态度,它相信在关心公众利益的同时并不妨碍对私利的追求。我相信开放社会的概念,它需要精心培育以使其奏效,提供更好的导向以便于行动。如果我们同意这一点,我信瘵准备去面对困难,如果我们有理论不同意坚持这一行动方针,但当自由世界如共产主义世界般瓦解时,我们不应袖手旁观。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